当诗词遇上京剧,只有“一点”叛逆。——王子与她的《如是西皮》

时间:2021-06-09 09:08:56作者:影视新闻小编辑 阅读:2495
【06月09讯,影视新闻小编辑编译】主讲当诗词遇上京剧,只有“一点”叛逆。——王子与她的《如是西皮》,详细内容请看正文:
  • 国家话剧院著名国家一级演员。曾在《红色摇篮》、《井冈山》、《开天辟地》等三十多部…

在王子最初张罗这张《如是西皮》之时,身边的同事与朋友几乎全票反对。

“如今还有几个年轻人爱听老腔老调的京剧?做了也没人听吧!”

“你还是学学大家的做法,把曲子编得新潮一点比较好。”

“我敢说平台与听众都不会买单的。”

原来,她想用京剧的流水板式来唱经典的古诗词,点子是新的,但在形式上,王子却意外地“守旧”:

“全部用原汁原味儿的西皮流水来唱,也必须是原汁原味儿的京剧伴奏。”

惹得经纪人想当场打人。

这话如果是出自一位京剧老艺术家之口,想必大家都不会感到意外。但王子,这个满脸写着“呦呦呦切克闹”的梨园逆女,竟然要做这么一张怎么想都不是走红密码的守旧专辑?

原来王子与王佩瑜一样,都是根正苗红的京剧坤生——即”女老生“。王子比瑜老板年纪小许多,虽出身梨园世家,自幼便跟随名师学习京剧,但年轻人毕竟喜欢各种新鲜东西,平日里的她就是个清秀又帅气的假小子,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喜欢流行与嘻哈。

她曾在与李玉刚对唱的舞台上自创“京剧说唱”,曾与宁静、徐帆合唱摇滚版《定军山》,她自己的原创音乐《人生如戏》《空城计》、《东方》等也都是以极为新潮的风格示人。那为何她这次却坚持用最正宗的京剧唱腔演绎古诗词?莫非是……浪子回头?

其实,是京剧早就在王子的心中生了根,无论长出多少新的枝叶,京剧依然是为它们提供养分的根基。她之所以大胆创新,也并非是真的“叛逆”,而是想通过新潮的方式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喜爱京剧。

“再好的东西如果不能先吸引人的注意,恐怕是酒香也怕巷子深了。”创新终究是为了更利于传承。于是她不仅头铁把戏往潮了唱,还曾自已制作短视频节目——《嘻嘻哈哈聊京剧》来给大家科普京剧常识,更密切往来于德云社与麒麟剧社,一度让人误以为……她是郭德纲的女弟子。

的确,自从民国名伶孟小冬后,还有几个优秀的女老生是被当代人所熟知的?王佩瑜也需要通过综艺来走进大众的视线。曾辗转于传统京剧院王子,面对的总是寥寥无几又高度重合的观众,也不难理解她为何执著于创新。

近年来,随着国潮的回温,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京剧,也开始走入了剧场,然而王子却发现,他们甚至连“叫好”这项戏院传统都不太会,唱戏的在台上高亢激越,观众在台下静如处子……也许他们并不是不欣赏,而是受了西方剧院秩序的影响,却不知道,看戏呀,就得热热闹闹儿的。

所以在表面的繁荣之后,她更担心现众会忘记了京剧本来的模样。

不然在2021年,谁还会放着众所周知的财富密码不管,偏偏要去赔钱做原汁原味的京剧唱片呢?

在《如是西皮》里,十二首古诗词与京剧的“双国粹”式交响,就像是王子这个人似的:

我创新了,我又恪守了传统,执拗又敞亮。

但它真的不好听吗?我相信只要听过它的人都不会这么说。

西皮流水本身就是京剧中节奏感很强的板式,佐以朗朗上口的经典诗词,再加上王子跌宕递进的戏腔,不仅不会晦涩,反而给人一种酣畅之感。

行云流水西江月,青玉案头十二曲。

京胡一亮,听着这一曲曲京腔京韵,仿佛置身于老北京的胡同里,远远望见天空中带着哨声掠过的鸽子,胡同里的叫卖声蓦然传来,历史的浮光掠影便在眼前交替。

再一恍眼,看到眼前王子这张十分年轻的脸,想到那股执拗的精气神儿,还是顿觉欣慰了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